• <tr id='pswds'><strong id='pswds'></strong><small id='pswds'></small><button id='pswds'></button><li id='pswds'><noscript id='pswds'><big id='pswds'></big><dt id='pswd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swds'><table id='pswds'><blockquote id='pswds'><tbody id='pswd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swds'></u><kbd id='pswds'><kbd id='pswds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pswds'><strong id='pswd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pswds'><div id='pswds'><ins id='pswds'></ins></div></i><acronym id='pswds'><em id='pswds'></em><td id='pswds'><div id='pswd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swds'><big id='pswds'><big id='pswds'></big><legend id='pswd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fieldset id='pswds'></fieldset>

        <span id='pswds'></span>

            <i id='pswds'></i>

            <dl id='pswds'></dl>
            <ins id='pswds'></ins>

            科幻片

            • 站立的雨衣

              上午還是艷陽高照,傍晚下班時雨卻瓢潑而至。同事們撐著傘三三兩兩地走瞭。偌大的辦公室隻剩下吳光勝一人。他騎摩托車,沒有雨衣他走不瞭。吳光勝批改完一批學生作業,屋外的秋雨仍勢頭不減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• 別拿走我的骨頭

              一、我的妹妹生不如死那件事發生在一個月前,蔣峰依然記得那天是母親的祭日,他和妻子從墓地回來都很疲憊,很早就睡瞭。凌晨兩點鐘,電話突然尖尖地響瞭起來,突兀得令人毛骨悚然。蔣峰接起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• 盲婚

              盧定軍拎著畫箱按響瞭別墅的門。一個衣著樸素的女孩打開門,盧定軍以為她是小保姆。女孩臉上沒有一絲笑,令盧定軍有些詫異。盧定軍是個墻飾工作者,大學老師張文冬要把新買的別墅圍墻裝飾一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• 頭發

              張雙最討厭的就是有濃密頭發的男人,更討厭別人叫他光頭,因為他生來不長頭發。在生活中的各種場所他都離不開一頂帽子,而那頂帽子總是死死地扣在他那沒有一根毛發的頭皮上。沒人敢提及他的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• 難打的鬼官司

              這一天,一縷死人的鬼魂飄飄悠悠的就飄到瞭地府,在地府裡是東瞅瞅西看看的到處亂串。地府裡的小鬼們看見瞭。額?這還瞭得,這裡哪是你撒野的地方,於是上前抓住那一縷鬼魂就押到瞭閻君的大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• 小秋和奶奶

              小秋的奶奶今年八十多瞭,從去年就開始生病,一直靠藥物支撐著。直到今年,由於藥物的作用,眼睛已經看不見瞭。身體浮腫,手卻幹枯的像樹枝一樣。就連打點滴的時候紮針都紮不進去。整日躺在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• 毒糖果

              第一章被囚困的女人陰雨綿綿,整個世界一片氤氳。黑雲密佈,把夏日的陽光全部給蓋住瞭。忽而,一個炸雷在天上“噼啪”一響,炸出瞭一條光線。華恩雲撐著傘走在路上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• 群鬼復仇

              故事發生在離我傢約十裡遠的大山界上。七十年代,文革剛結束。農村以糧為綱,主要是“農業學大寨”。當時,生產技術落後,水稻用的是常規品種,產量很低,不懂使用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• 送給別人

              張飛的脖子上長瞭一個籃球般大小的瘤子,醫生告訴他:病情太復雜,隻能吃藥保守治療。醫生給張飛配瞭藥,他憂心忡忡地回傢去瞭。盡管每天服藥,張飛的病情卻沒有一點兒好轉,他的氣色越來越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• 時間怪談

              花有重開日,人無再少年,青青園中葵,朝露待日晞。陽春佈德澤,萬物生光輝。常恐秋節至,尡黃華葉衰。百川東到海,何時復西歸。這是一個繁華而又憧憬著美好未來的花園城市!熙熙攘攘的人群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5